首页>赫尔辛基资讯> [赫尔辛基酒店]海外华人归国的40小时

[赫尔辛基酒店]海外华人归国的40小时

经济观察报 2020-03-20 15:42 445 70 原文链接
海外华人归国的40小时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 伦敦时间3月17日6:00,杨丽(化名)在英国曼彻斯特机场看到机场内近一半都是海外华人,安检口排着长队,但安检人员尚没有任何医疗防护,地勤也没有戴口罩,只有排队的中国旅客从口罩、护目镜,到防护服、鞋套都穿戴着。

杨丽是一名留英中国学生,3小时后,她的航班将从曼城机场起飞,经停赫尔辛基和东京,最终落地大连周水子机场,落地后,她将赶往火车站,乘一夜卧铺回家,旅途约40个小时。在她出发的这天,中国境外新冠疫情死亡病例与确诊病例,首次超过中国境内。

3月中旬开始,大批华人动身回国,他们的到来,被认为很容易打破国内刚刚转好的局面,而这一返程也让他们本身承受旅途中感染的风险和越来越强烈的外在压力。

为何非要回国?

3月19日,海外回国公益信息服务平台发起人立军(化名)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年龄来看,当前回国者以青年、儿童为主,从身份来看,以华人中的华侨和留学生为主,他们普遍在海外持有绿卡或相关签证,但依然是中国公民,拥有中国国籍。

今年1月底,立军在武汉组织了一个“物资运送志愿群”,后来他帮助海外华人回国,为200多名已经或准备回国的华人,组建了一个微信群,群内以交流回国信息、各国政策、航班信息为主。

立军表示,面对疫情,在海外扎根已久的华人家庭中,父辈往往选择让子女暂时放下学业或工作,回国避险,而自己留在本地,边工作、边寻求抗疫的办法。

即便是青年,回国也意味着在短期放弃学业、事业。杨丽在英国兰卡斯特读书,按照原计划,她将在一周后结束为期一年的硕士课程,并着手准备毕业考试。现在,她要暂时搁置这一切,开启一段特殊旅程。

为何非要回国呢?

杨丽认为,归国的最大动因,是自身和家人的恐慌,面对疫情,当地国采取了和中国截然不同的方式,加大了华人对未来走向的不确定和不安全感。

在立军看来,他组织中的成员,全部是为了避险,尚未有因感染而回国求医治的,后者是该群体中的极少数人。此前新闻中“隐瞒病情回国求诊”的个例,并不具备群体代表性。

据杨丽回忆,恐慌是从3月初开始的,3月5日英国累计确诊了116例病患,杨丽发现,除自己居住的小镇以外,周围地区都出现了病例。当周华人开始囤货,包括生活物资和医疗物资,一周后,当地人也开始抢购物资, 3月12日她曾去多家商超,发现人们排队购买手纸、洗手液、午餐肉罐头,部分商品开始限购。

至3月13日,英国选择以“群体免疫”的方式管控,她在父母相劝之下决定回国避险。他们关注的是,一名留学生染病该如何安排治疗?谁来承担医药费?但在这方面,杨丽还没有获得准确的信息。

在她看来,英国人对这波疫情的重视程度和理解方式,与华人有所不同。一个细节是,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宣讲,至今都没有把口罩当成必要的防护措施,相比抢购口罩,当地人更多选择买洗手液。

当日,杨丽学校的部分留学生联名向校方申请停课,杨丽和导师协商后,也考虑用其他替代形式来布置毕业作品。

三张作废的机票

3月13日下午,杨丽开始搜寻机票,发现无论票务平台还是航司官网,都没有直飞航班了,票价普遍涨至1万元以上,多则7、8万元,而在平常时期,飞往两地的经济舱票价在4000元左右。

杨丽先后订了经停台湾、慕尼黑的三个航班,皆因经停地政策变动而被取消。最后在3月15日买到了一张经停东京的航班机票,彼时,日本东京已经有90例患者。

通常情况下,转机旅客有20-50小时的旅途。立军认为,转机给华人带来一定风险——中转国政策,和两段乘务航空政策的频繁变动。

中国民航大学航空运输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晓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现有70%多国际航线停航,很多留学生通过转机利用剩余30%航班回国。

对于机票涨价,3月16日,携程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携程数据显示,3月中旬,意大利、伊朗、西班牙、美国、瑞典的回国机票价格涨势明显,而日本、韩国、新加坡、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多数国家的机票平均价格,也出现了不同幅度的同比增长。

大量回国者抢票,同时,国际航班供给正有收缩之势。2月6日前后,中国开始减少国际航班(指内地及港澳台通航国际的所有民航客运航班)执行,飞友科技AirSavvi数据显示,3月以来,中国每日计划飞行约4000个国际航班,实际仅供给了1/4的航班。

一纸健康申报表

对于大部分华人来说,回国并非一张机票、数十小时旅途那般简单,归国华人对于各种流程还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

上述公益组织的一位华人表示,到达入境地城市后,要向户口所在地报备,填写入境健康申报证明,但是自己一直找不到能明确负责的部门,后来找到相关部门填表报备后,又迟迟得不到对方的回复。

立军说,国内单位还要求国外出具华人的健康申报证明,以证明健康状况,并在入境后提交,但依照部分国家的医疗体系,机构无法给出符合要求的检疫筛查。

一纸健康申报表明意义非凡。华人的涌入,对机场以及城市整体的防疫能力形成挑战。而作为潜在输入病例,他们在落地后,要遵循本地机场、疾控中心、社区等部门制定的流程。

以北京为例,华人抵达首都机场T3-D航站楼后,要完成登记信息、提交健康申报表等工作,并接受机场的检疫、体温筛查,若目的地是北京,则送往居住地附近酒店集中隔离14天,若非北京,则去相关驻京办登记,然后中转次日国内航班,并按照最终目的地的隔离政策,进行集中或居家隔离。

期间费用需自行承担,中途若出现检疫、体温筛查结果异常,将被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接受更为深入的检查。

上述对流程的总结,来自海外华人回国微信群,已顺利回国的华人,将此经验逐步分享给他人。更多人还在微信群中,捕捉有关机场安排、分流安排的消息。

“松一口气?”

北京时间3月18日18:00,杨丽被分流出机场,她这才算松了口气。现在,她将赶往火车站,乘一夜卧铺回家。

在立军看来,组织里的华人在国外经历了囤货、抢票、办手续,又加上国内舆论压力,整个群体已如惊弓之鸟。

从3月中旬开始,大批华人归国,国内新闻中出现了一些极端案例,郑州男子隐瞒境外行程,致万人隔离;澳籍回国女子返京后不按规定居家隔离,且外出跑步不戴口罩;归国隔离女子坚持要喝矿泉水,质问隔离点,称不给矿泉水的行为不讲人权。

随之舆论中出现一部分反对华人在这个阶段归国的声音。反对者的理由是,大批华人入境,会给中国疫情防控增加压力,同时,部分华人不按政策隔离筛查,会给更多国人带来风险,打破国内疫情刚刚转好的局面。

上述组织内的归国华人表示,3月15日,看到网上有一句“国家建设没有你,千里投毒你第一”的话,当时感到气愤、委屈,压力很大。他认为自己身边的华人们并没有出现舆论中所指责的情况,这一波归国人士普遍严守政策,还曾在2月初向国内捐赠防疫物资。

该华人表示:“希望大家不要继续宣扬对立、煽动仇恨。”他觉得,华人这一次回家,可能永远没有正面的形象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杨丽、立军为化名)

赫尔辛基旅游景点